揭祕鸿海深圳关灯工厂,「这设备到月球都能生产」

2020-07-12
揭祕鸿海深圳关灯工厂,「这设备到月球都能生产」

一场 iPhone 生产挪移的追蹤之旅,让我们看到,当分散生产时代来临,供应链开始破碎重组,台湾,却仍被「集中」两字制约。集中在中国、集中在苹果单一客户,只跟随手机景气起落,只有一种生存解方:逐更便宜地区生产的「人口红利」而居 ,只相信规模经济。


这一站,《商周》前进深圳。30 年前,一个深圳的关外小镇「龙华」,因为鸿海的进驻,高峰时带进三十多万人在这生活着,形成全球罕见的巨型工厂。


这里,曾是全球最吃人口红利的聚落,如今,反转却最大。


神祕、封闭、森严的富士康龙华厂,曾被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形容为紫禁城,不时,就有记者透过伪装混入员工中,试图潜进厂区一窥堂奥。甚至,想直击从不对外人开放、有着数万大军在产线上组装 iPhone 的真实面貌。


如今,看到这产线,你也许会失望。透过高度自动化设备,现在 iPhone 组装线,从贴散热片、锁螺丝等程序都已由自动化设备接手,产线上的人剩约一半。


女工产线消失了,员工降 9 成,工厂照运作
光源仅剩信号灯,郭董拿手电筒巡厂

今年 5 月,郭台铭正全力竞逐 2020 年总统大选的提名,当外界质疑,鸿海集团在中国的庞大事业,会让他受制于中国,郭台铭却回应,中国凭什幺绑架?「给我几个月的时间,我一定会搬到更有竞争力的地方」,「因为鸿海的网路模式成形,灯塔工厂準备了 1、2 年」。

灯塔工厂,就是鸿海不受各地人力成本与能力限制,可随时搬移的祕密武器。今年初,世界经济论坛公布最新一批「灯塔工厂」名单,全球已有 26 座灯塔工厂,其中,富士康是唯一的一家台商。所谓灯塔工厂,是指在工业 4.0 等尖端技术应用,能做为全球表率的领先企业。


《商周》团队独家走入龙华的灯塔工厂,这座大楼上方标着「E5」的白色厂房,经过安检,通讯产品禁止携入,一踏进门,厂区里漆黑一片。郭台铭说,他来视察,还得拿着手电筒进来。这里唯一的灯源,来自大小机台上发出的点点绿光,绿灯表示产线顺畅正常运作中。


这条生产 OTT 电视盒的产线,从将三百多个小零件打到印刷电路板上的表面贴焊製程开始,之后再贴上散热片、天线等,四十多个零组件、机构件的组装过程,全部都不假人手。最后,成品会自动套入透明塑胶袋里,塞进由机器手臂自己折好的纸盒里。


隔着玻璃,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总经理郑弘孟,对着黑暗中作业的机台及手臂解释,「像这样子,我都可以搬去月球生产了,」他夸张地说。


「关灯」省人力、省空间
466 亿营收工厂,靠 32 人就撑起

过去,这整条产线的每道製程加起来,必须要 318 人,现在,只要 32 人。而这 32 人,多数时候不太需要动手,只要监督,在机器发出求救讯号时,再伸手排解。


工厂不需给工人作业的空间,也大大的节省产线空间,光是这个工厂,1 年可以贡献 15 亿美元营收,而若是过去大量人力生产的时代,营收顶多只有三分之一。


自动化,省下的不仅是人力成本,关灯的威力还在于,机器能彼此沟通,辨识品质好坏,最后回过头,再优化决策。


在这产线里,SMT 机器快速的打着件,电子零件必须靠着吸嘴来搬移,过去,它们固定每 24 小时、使用 2 万 8,000 次后,就必须停线 45 分钟清洗更换。「这设备一条新台币上亿元,每次停线换吸嘴,就是浪费工时耶,」郑弘孟说。现在,鸿海监控吸嘴里滤网的影像数据,分析过去的影像变化,知道到什幺程度,吸嘴的吸力开始下降,吸上来的零件会掉件,只要在这之前更换即可。他们发现,有时居然可以用了 8 万 6,000 次之后,再更换即可,因此又降低成本。


全球供应链重组,製鞋、汽车业影响最大
中国接受人口红利消失,拚技术红利

另一座名为「B3」的刀具工厂,是龙华园区里第二座关灯工厂,厂内一年生产出超过 1,800 万支刀具后,送到郑州、观澜厂,再加工製作出供 1 亿支 iPhone 使用的金属边框。透过机台上的感测器,测量刀具的震动、转速频率等,鸿海就能提早预测刀具寿命,在此之前,自动搬运车就送来,并自动换上新刀具。


「鸿海一直是製造企业,现在要在这製造的蛋黄上,再加上蛋白,就是製造的科技,变成一家科技服务公司。」FII 副董事长、郭台铭最倚重的智慧製造大师的李杰说。


依照此进度发展,iPhone 何时可以做到全自动生产,全程不需要人力?


据了解,iPhone 仍有一些精细部分,在机器上无法克服。例如,iPhone 背盖玻璃在不同光线照射下,反射的光都不太一样,如果用机器视觉检查瑕疵,可能要花很长时间,镜头得不断转换才能找到问题,这一点,机器比不上人眼。

此外,iPhone 有不少小零件,得让作业员拿着镊子才能放入,机器手臂太大,目前还无法做到。


未来,如果苹果要让 iPhone 在全球分散生产,从设计图开始,都得连动调整。


分散,是一种新能力,自动化技术,则是必备能耐。若你选择不迁移,你就得面对,已经用自动化升级,降低成本的对手竞争。如果,你选择全球布局,唯有善用自动化,才能降低当地人力管理成本,以抵消区域性生产调度零件时的运费成本。


好处是,机器人不会罢工,不用谈判,可 24 小时上班,而且随时可搬家。


这场科技进化,是一条不归路。麦肯锡报告就直指:自动化将是降低劳力成本重要关键,影响最大的是如製造、餐旅、运输与仓储等产业,企业可就近提供服务,不需跨国生产后再运送,到 2030 年之前,全球商品贸易额预计年减 1 兆 5,000 亿美元至 3 兆美元。而 3D 列印科技的崛起,让大家可以就地列印零件,提高客製化的可能,影响最大的产业,现阶段看来是製鞋、玩具业,但后续则会是汽车、飞机行业等。


中国已先接受人口红利消失的事实,勤业众信的报告指出,截至 2019 年,中国劳工每小时单位工资将分别是越南的 177% 与印度的 218%。 这也是为什幺,中国在 2013 年已经跃升成为工业用机器人最大买家的原因。


最多 5 年大局底定
抛弃「集中」思维,敢移动才能存活

电子业走出中国,iPhone 也正在迁移,童子贤回顾这趟长征,坦承这是不容易的决定,「现在讲到越南、菲律宾。但是对厂商最大的结是:『我怎幺召唤其他零件厂?』」「现在台商在东南亚的布局,有点像 2000 年前后台商在中国的六神无主」,大家不知道该怎幺移,更害怕这场移动,反而让大家加速灭顶。


然而,我们始终得做出抉择,美国、中国、印度等强权,都正促成各地在地製造大浪,这场全球供应链的重组,大约 3 到 5 年内,将会大局底定。


碎链,终会逐步在各区域中心集结,台湾剩下的时间并不多。


时势,会主宰企业今日需要什幺竞争力,与你的竞争力,是否仍具价值。


昔日蜜糖,今日毒药,这趟 iPhone 迁移之旅,正提醒着我们所有人:越早抛弃「集中」与人口红利的思维,我们才可能走到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