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卸下生命的缠累》对过去的伤害宽恕

2020-06-10

◎莫非(创世纪文字书苑主任)

过去关係中的伤害,是许多人扛得最重的生命包袱。因为伤害是发生在关係中,有种种情感牵连,毁损範围自然大于来自陌生人的伤害。且伤害的不只是当时的身心,也包括日后对人的信任和对关係的期望。

我在大陆各地带营会,除了上课,也有个人祷告的一项服事。当我和同工跪在地上,一一聆听学生低首分享的祷告事项时,常出现姊妹童年时遭受身体虐待,语言虐待或性虐待的故事。很不幸地,曾有过这方面遭遇的姊妹,对两性交往的纯真和认知,在童年时就全被颠覆了。日后长大,有些人会一直对异性无法信任,很难结交,更无法走入亲密的婚姻。

最重的包袱压抑生命成长
另外一种童年包袱是,成长过程里受到父母的忽视,走到哪都是透明人,父母眼中永远只有妳弟弟,妳姊姊,就是没有妳。或是老是受到父母批评,嫌长嫌短,嫌妳永远不够好。这些人长大后,有个名称叫「成人小孩」(Adult Child)。不管长到多大,20岁、30岁、40岁,都会努力地想向人证明自我,不管外面有多成功,里面永远感到自信不够。

或者是曾有人利用过妳,或有人曾在关係中背叛过妳,有人曾四处用言语攻击伤害过…所带来的伤害和愤怒,一直都深藏心中,跟着自已到40岁、50岁、60岁,永远都跨不过去。

也可说这些伤害,不管发生在多遥远的过去,却一直到今天都还在剥削着妳,啃噬着妳,剥夺妳原来可以过的美好生活。而且是如此的如影随形,每一想起,即如招魂,将过去又招回眼前,又再经历一遍的伤害。

「过去」之所以会如此地阴魂不散,是因为从来就没有真正放手。内心里的伤口从来就没有好好地处理,也没有医治。反而为逃避痛,有人用暴饮暴食、抽烟、搞性关係,喝酒等行为,来麻醉自己的痛苦。也有的因而走上了成瘾的路。

从黑暗中拯救破碎的心
我们需要把破碎的心从过去的黑暗中拯救出来!对过去的伤害放手,不要紧抓着不放,老让我们的「过去」惩罚我们的「现在」和「未来」。就让过去真正过去吧!不要永远都过不去!

但要如何从过去的伤害中解套呢?

伦理学家史密德(Lewis Smedes)在他《宽恕与忘却》( Forgive and Forget)一书中,曾提到人面对不公平的待遇,会有三种选择:a.妳可以否定,假装从来没有发生过。用遗忘来面对过去的伤害,但真正忘得了幺?b.妳可以尝试报复,但这从来就是失败的游戏。报复说实在很累,尤其是不知道要报复到什幺地步?才能让自己完全解脱、解恨。c.妳也可以选择宽恕,但这是三个选择里最艰难的,却也是最健康的方式来面对处境。

为灵魂进行宽恕手术
这里所谓的「健康」,指的并非身体,虽然有时心理的痛,会让我们的身体健康也受到影响。但这里指的主要是在灵里和情绪里的健康。因为伤痛使我们常怀怨恨或想报复或有愤怒,如此多年,好似用情绪的养分不断餵养这头怪物,严重影响我们整个灵魂的健康。

史密德说宽恕是灵魂里的一个大手术,可以切掉内心这个肿瘤,不再让「过去」在今天仍然继续伤害着我们。这也是为何宽恕和医治常被连在一起,神用宽恕来医治我们的罪恶感,我们也是用宽恕来医治他人的罪恶感,宽恕更可以帮助我们从痛苦的回忆里得到医治。

在妳生命里,有谁是妳一直怀恨在心,一想到就痛的人?妳能宽恕幺?
宽恕那曾误诊的医生。
宽恕妳生命中那自杀的亲人。
宽恕撞死亲人的兇手。
宽恕发生外遇的配偶。
宽恕伤害顶撞你的孩子。
宽恕曾在儿时虐待你身体的父亲。
……
然而宽恕不代表和伤害我们的人谈和,因为有时不可能,对方也许没有悔意,或许已不存在这世界上了。我们能做的就是为这些人不断地祷告,尽量包扎我们的伤口,把其他交给上帝。宽恕也不代表姑息或认同对方的错误和伤害,并未免除加害者的责任。宽恕更不代表和伤害我们的人日后打交道可以掉以轻心。

释放而非被错误牵制
宽恕的目的,是为了停止沉溺在受害人的情结里,然后深深埋葬受害人的生活心态。宽恕的做法,就是免对方的债,如同神免了我们的债。

中国人常常讲「亏欠」,当有人伤害我们时,就是对方欠了我们债。可是只要我们一感觉到有人欠我们,就已被对方所犯的错误给牵制了;讨债的人,有时比欠债的人还要痛苦,还要难为。作房东最大的头疼,就是房客不定时缴纳房租,因而担忧着要如何催缴?这是一种牵制,因为对方的欠,影响妳的生活、妳的心情,甚至影响妳的整个灵魂状态。

这是因为圣经里谈「宽恕」,是和免去债务类同。当我们宽恕的时候,就是说对方已不再欠我们什幺,我们释放这个伤害者。一旦宽恕对方,债务就等于了结,我们无须再为对方的欠债而追讨或惩罚。也只有当我们紧紧不放心中这笔债的时候,才会常常处于一种状况里,千方百计想着怎样处罚对方,因而受到牵制。

所以宽恕会释放我们两方面:
一是释放我们想收回却永远收不回的债。这债可能是对一个人的信任,对爱情的安全感,或几十年的青春;二是释放我们全心想讨回那根本不可能讨回的公道。既然讨不回来,任何费心的情绪都是无谓,都是浪费。

放眼四周,会看得出来谁还心里有怨,是被自己的怨恨给关起来的囚犯?谁又是那已经宽恕人,因而从中被释放出来的自由人?那已宽恕的人,一般来说会比较容易相处,走她自己的人生也比较轻省。当然啰,因为她的包袱已经卸下,自然可以走得轻轻鬆鬆,了无牵挂。